当前位置:首页 > 文明论坛

 “让大家伙做到,咱得先带头!”

2018-06-13 15:30:24  来源:

  在东江街道九南村村民王晓婧的印象里,嫁到村里10年来,每逢丧白事,她就没有听到过出殡时的鞭炮声和敲锣打鼓声,更没有看到大吃大喝、铺张浪费的场面。

  6月1日上午,在九南村委办公室,王晓婧向记者说起了自己的感受:“开始中午四个菜,简简单单,现在没了酬劳,就吃大卤面。大伙儿感觉既省心又节约,何乐而不为?”从王晓婧的话中,记者发现,九南村改革丧白事的做法由来已久,而王晓婧所不知晓的是,从2000年前后,村“两委”就启动了改革。

  村干部雷厉风行 村民理解和认可

  在75岁的孙治政老人记忆里,人去世了村里没有统一管理,去帮忙的人多,闲着没事光噌吃喝;坟墓埋得到处是,埋在地里的,村民浇地时还得另拨水道;停灵三天,八个盘六个碗,还得酬劳;家庭条件好的能承受,不好的遭罪了,因此产生了不少矛盾。

  这些问题,村党支部书记战永广看在眼里,急在心上。1999年,在他的倡议下,村治丧委员会成立,后更名为红白理事会,下设丧白理事会,管理丧白事全过程。丧主要按估计花费将钱交给丧白理事会保管,由理事会支配一切丧事支出,由会计记账,事毕后做到钱物全清;会计记清人情账目,事毕交还丧主。

  丧事要节俭,首先得从吃喝上抓起。村委规定,酬劳,村里出人出力做饭,开支由村里付,一律吃大卤面。对家庭贫困的,不准开火,帮忙的人各回各家吃。

  “想法、规定有了,落实是最困难的。”战永广深有感触。怎么能让村民心服口服地理解和照办?对推行改革后的第一个丧主,战永广带领“两委”干部进家帮忙,中午参加出殡,事后一人吃两碗面条再离开。后来,有个别村民想酬劳,找到战永广商议。战永广晓之以理:“是九南村的人,都不能破这个规矩,包括我在内。”

  村干部的雷厉风行和率先示范,得到了村民的认可,节简办丧事之风气由此起步。

  建公墓祭奠堂 专人看护管理

  临近中午,记者在村党支部副书记孙少良的带领下前往位于牟黄公路南侧的公墓采访。

  走进公墓大门,正巧一位战姓村民前来给亲人祭祀。他夸赞说:“九南村为老百姓想得周到,没有大操大办,省力省心。公墓管理得非常好,绿化美化很规范,让人感觉心情舒畅。”

  为避免果园和田间地头乱埋的情况,让逝者安息,2004年,村委投资10多万元建设一处占地6亩的公墓,将分散的坟墓集中迁到此处,由专人24小时负责管理。

  在公墓东侧,就是2015年建设的祭奠堂,设有伙房、灵堂和休息室。伙房内配备了锅台灶具,免费提供碗筷瓢盆等餐具;安排专人负责做饭,工资由村委支付。

  走进灵堂,孙少良指着不锈钢花架说,为了更节省又庄重,村里购买塑料绢花摆在上面。而且,盛殓、送盘缠、客吊,从今年5月份起都被取消,取而代之的是遗体告别仪式。出殡当天午时,村红白理事会主持告别仪式:致悼词,默哀3分钟,集体三鞠躬,向逝者遗体告别,瞻仰遗容后出殡。同时,整个过程播放哀乐,不再进行单独的客吊,不送花圈烧纸。

  节简改革再加大 文明观念再提升

  新时代,新风尚。九南村节简办丧白事的力度不断加大,而观念的转变必须走在前面。

  “人死如灯了,办再好,也看不见了,不如人在时好好孝顺。”曾经干过主丧的孙治政老人说,今年村里下发了文明办丧白事的一封信,他看了好几遍,讲得确实有理,观念必须转变了。

  从去世到火化,直系亲属(子、女)全部在本地的,必须第二天火化。尤其是暑天高温季节,子女不在本地,从去世到火化时间最多不超过三天。

  治丧过程中,不烧倒头包袱;出殡时,废除按辈分吊唁程序,起灵柩时废除摔碗和摔尸盆程序。除子女花圈摆放,其他宾朋的花圈不予摆放,不悬挂上祭帐布;灵堂不摆放纸人,灵车行进中不准撒纸钱,造成环境污染,违者交警或有关部门罚款自负;骨灰盒应控制在500元以下。

  丧事办理全过程中,饭要求简单化,以面条为主食,禁止安排酒菜,禁止酬劳。

  ……

  在九南村红白事理事会章程中,一项项规定赫然醒目,昭示出新时代九南村人的文明新风貌。

  图/文 记者 刘启强